第三百四十一章 饯行酒

“好了,别聊这么伤感的话题了,你们与我这个孤儿比,都是幸运的,我从未见过我爹娘,甚至连我娘的名字我都不知道,身为儿子的我都觉得自己可笑至极,呵呵~”“爹爹你还好吧?”独孤晓梦怯懦地问询着。“这对父女真有趣。”瑚儿见独孤父女俩离开后,才叹息一声。“这孩子趁我没在府里,留下了一封离家书后就消失不见了,我可是寻了她好久~”独孤儒渊一边捏着独孤晓梦的耳朵,一边跟神翊焕解释道。“这么说,梁大人与司空大人闹过矛盾?”神翊焕追问道。“好。”瑚儿殷勤地为神翊焕斟满了酒,给芸莞的杯里只是点了几滴,“瑚儿想敬焕翊王和莞儿一杯酒,愿我们有缘来日再聚。”“爹爹,放手啊,疼死我了。”独孤晓梦甚是抱怨,尤其当着外人面,让她觉得很丢颜面。“姑娘有礼了,告辞~”独孤儒渊拽着独孤晓梦匆匆离开。“独孤大人,晓梦姐姐这几日一直住在我府上,她先前跟姨娘发生了不愉快,才想躲出独孤府,寻寻清净,您就别跟她生气了。”芸莞替独孤晓梦说着好话。“多谢独孤大人,再会~”瑚儿给独孤儒渊深深地鞠了一躬。“瑚儿姑娘客气了,梁大人是清者自清,若是污浊之人,本官也爱莫能助。”独孤儒渊被辛辣的酒呛地咳嗽了几声,“咳咳~”“多谢端翊公主帮老臣看管晓梦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